让孩子快乐的技能【摘抄】

兴趣文章

2018-12-09

14

0

唯一公开的特长课成绩

  优优在德国上了小学三年级后,终于有了考试。但老师对学生们的考试成绩保密——除了学生本人和家长外,绝不会让别的同学和家长知道,至于按照分数排名,就更不可能了。

  虽然文化课成绩保密,但有一门课的成绩却是完全公开的,那就是特长课。

  优优进入三年级没几天,就给我们带回一封致家长的信,大意是希望家长给孩子培养一个特长。到学期末时,学校的老师会到家里来进行现场考试。这门课非常重要,希望家长重视。

  这可难住我了,因为信上有这么一句话——请尽量选择学校开设课程之外的特长。这么一来,优优让我引以为豪的绘画、舞蹈以及小提琴全都被否决了,因为它们都属于学校的美术、音乐等艺术课程范畴。我实在想不出还能发掘出优优的什么特长来迎接考试。

  无奈之下,我跑去隔壁的佐登太太家取经——她的两个孩子都已进入名校深造,想必她对此是有心得的。

  没想到,佐登太太给的建议那么不靠谱,她建议优优培养的特长竟然是包饺子。刚搬来时,为了增进与左邻右舍的感情,我常请他们来家里吃饭,用来款待他们的就是中国的传统美食——饺子。对于在饮食上粗枝大叶的德国人,中国的饺子简直是一种神奇的魔法——将肉和菜剁碎调和成馅儿,面粉按揉擀皮儿,然后将它们融合成美食。

  包饺子也能当特长

  一顿饺子之后,邻居们都成了中国美食的狂热粉丝,对我这个中国妈妈也赞誉有加。没想到的是,优优的表现竟然也入了佐登太太的法眼——优优那天一直在边上帮我包饺子。对一个七八岁的中国小孩而言,包饺子并不是什么难事儿。可在德国人看来,那么小的孩子能将馅料填进面皮,还捏出漂亮的元宝状,且边缘还有花纹,那就是很了不得的表现了。所以,佐登太太一口咬定优优能包饺子,就算得上很有特长,而且这种特长在德国绝对是万里挑一的。

  真能把包饺子当作特长来迎接考试吗?我有点忐忑,可佐登太太信誓旦旦地说,绝对没问题。回家一问优优,她也觉得选包饺子参加考试挺有趣,于是我采纳了她们的建议。

  优优对此倒是没什么压力,因为一家人都爱吃饺子,所以我们家隔十天半个月就会包一次,每次她都会打下手。鉴于这份家务活儿变成考试内容,她比以前更上心了。以前她只是帮忙包,现在还开始尝试着帮我揪面团、擀饺皮儿,虽然不一定能擀出中间厚、边缘薄的最佳状态,但也绝不会出现下锅一煮就破皮糊汤的情况。

  最让我惊讶的是,优优竟然无师自通地掌握了一门连我都不会的包饺子绝活——左右开弓。她可以两只手同时捏两个饺子,而且捏出来的饺子品相还非常不错。一来二去,她就成了家里包饺子时不可或缺的好帮手了。

  包饺子包出优等生

  转眼快到学期末了,一天优优回家时跟我说,三天后老师会来家里对她的特长进行现场考核。考试那天,我在家先做好了准备工作,揉好了面、拌好了馅儿,恭候考官们大驾光临。

  等老师们满脸好奇地围着厨房的操作案台站定后,优优轻松登场。她一点儿也不怯场,唰唰唰地擀皮,飞快地填馅儿,手指像小鸡啄米似的动着,然后一个个饺子就整整齐齐地出现在托盘上。老师们都惊讶地张大了嘴,仿佛在看什么精彩的表演。当优优终于拿出自己左右开弓的绝活时,老师们情不自禁地一起鼓掌。

  当热腾腾的饺子出锅后,老师们一人一盘品尝得不亦乐乎,还不忘跷起大拇指称赞优优做的饺子真是美味。

  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,优优的特长考试拿到班上仅有的三个优等之一。

  受此鼓励,优优对于做面点萌发了极大的兴趣。春节跟我回国探亲时,她被一种叫作枣花糕的面食吸引了。这是我们当地的一种传统民俗小吃,只有过年时才会做,用发面做成花朵形状,上面用大红枣和蜜枣作為点缀,是一种好吃更好看的年节美食。

  虽然好看又好吃,但是不好做。首先必须得用发酵的面团,然后用S形对卷,还必须用筷子夹出四个圆,最后还要用刀在四个圆卷上切至圆心,这样才能塑造出漂亮的花朵形状。

  可优优很有恒心,回德国后一次不行就两次,两次不成功就三次,在尝试了七八次之后,漂亮的枣花糕终于做成了。那个学期的特长考核中,老师们看着面团在优优手中一点点变成花儿形状一样的美食,竟忍不住齐齐惊呼起来——一个优等自然又收入囊中。

  让孩子快乐的就是特长

  最有趣的是,对班上的学生进行特长考核时,老师会全程摄像。而且,凡是得到优和良的特长考核录像,老师都会在班上播放给每个同学看。

  优优看了别的同学的特长考核后回来告诉我,原来特长课的门类竟然可以这么宽泛,甚至有点儿随心所欲的任性……好比优优班上有个小胖子男生,他的特长就是吹室外充气游泳池。一般的家庭都是用充气泵充气,可那孩子肺活量惊人,可以用嘴把充气泳池吹起来——就这么点儿与众不同,他就得了个良。

  再比如她们班有个看起来沉默寡言的小姑娘,居然会口技,能够模仿十种以上鸟儿的叫声,栩栩如生,她还能模仿出轮船汽笛声、飞机着陆声、汽车引擎轰鸣等多种声响。这种玩儿似的特长,也被老师们慷慨大方地给予了“优”的评价。

  后来在开家长会的时候,优优的班级导师告诉我们:绝大多数人可能会平凡地度过一生,可偏偏有很多父母在教育孩子的时候,忽略了这99%的部分,而是将精力集中在剩下的1%的渺茫希望中。这意味着从一开始就是一场注定会失败的豪赌,也是教育悲剧的开端。她说经过调查显示,德国孩子长大后大部分都做了电车司机、面包师、清洁工等平凡而普通的工作。所以,所谓特长,其实只是一种能让孩子快乐,也能让家长欣慰的平凡而普通的技能。

  把一件平凡的事儿做得不平凡,才是教育的最终目的。

  (赵丽娟摘自《好日子》2017年第9期,李 旻图)

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:0条

鸿福951

努力打造一个好用的webui

热评文章

推荐文章